您的位置: 首页 >> 环保新闻

海南环保第一人接到曾荫权回信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8-09-21 09:35:15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海南环保第一人接到曾荫权回信的故事

尽管这样的举动又一次被认为是不可思议,邢诒前还是认真写了一封长达14页的信,并郑重地将此寄给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曾荫权;还是在嘲讽声中,邢诒前收到了曾荫权的回信。邢诒前说:“这封信给了我极大的鼓励,它让我更坚定了实施我的保护区下一个梦想的信念。更关键的是,它说明,我并不是一个疯子。”——

邢诒前从裤兜里掏出了一大把东西来。在一把零乱的零钞和钥匙中,他抽出了一个白信封,已有些皱。在餐桌上摊平,信封上红底白色五星花蕊的香港特别行政区区徽很醒目。装在这个信封里的,是一封来自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办公室的的信。偶然得知“同一个天”共护地球活动鼓起勇气给香港行政长官曾荫权写信

看到,信的内容如下:“邢先生,十月九日致行政长官的信件已收到,我获权代为回复。我们已将申请公屋以及协助求职的事宜转交房屋署及劳工处跟进,负责人员稍后会另行回复。另外,我们亦已将随信夹附的《名人山鸟类自然保护区》资料转交环境局参考。行政长官私人秘书张颖思代行。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一日。”

“我有预感,曾荫权先生会给我回信的,尽管朋友们都笑我说‘走神’(海南话,意即疯和傻),人家那么忙,谁会理你这样一个小人物呢?再说了,信不能寄得到还是个问题。甚至有人打赌,如果真回信了就光着身子在文昌走一圈。”邢诒前认真看着信笑着说。看得出来,他仍然沉浸在收信的兴奋中。

这封回信,缘于今年10月,邢诒前写给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曾荫权的一封信。

不久前,邢诒前的一个朋友从上看到香港环境保护协会写给国家主席胡锦涛,关于港澳粤携手举行“同一个天,同一片海,同一块地”活动共抗地球温室效应的一封信。同为环保人士的这位朋友和邢诒前在聊天时起谈起了这件事。“作为一个在内地致力于家乡环保的香港公民,我为什么不能给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写一封信呢?”在闲聊中,这样的念头在邢诒前脑海中闪现。他希望能够以此种方式,“让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也来关注一个香港公民在家乡所致推进的环保事业,推进琼港的环保事业合作”。

说干就干,从9月初开始,邢诒前把自己关在家中,给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曾荫权写信。尽管自认为由于从小爱看文学名著,文字功底还不错,但这封信还是让邢诒前颇费脑筋。“刚开始我担心的是,把自己写得好总觉得不好意思,会让人感觉你在吹牛似的,写得不好吧,又担心曾荫权先生不会回信,”心直口快的邢诒前告诉,毕竟,他是第一次给这样的大人物写信。

事实上,当真正开始着手写信以后,邢诒前觉得这些“构思”和担心是多余的。因为当他拿起笔的时候,心里突然涌出一种非常真实的感觉,就是很想安静地坐下来,好好把这14年自己和名人山鸟类自然保护区的风雨路程,自己人生起落的心路历程真实地吐露出来。14页长信写了近一个月14年心路历程真情吐露

由于不会用电脑打字,邢诒前只能将信手写在纸上,然后再将草稿拿到楼下的打字店打印。因为是想表达自己最真实的想法,当正儿八经坐下来对着信纸的时候,邢诒前倒写不出来了。经常是吃饭、走路或者抽烟、睡觉的时候,突然间来了“真感觉”,就赶快将这种感觉写下来。与这种写信方式相吻合的是,看到邢诒前写给曾荫权行政长官的信的一大沓草稿,有的是广告单的纸,有的是传真纸,有的包装纸,还有的是吃饭时垫桌子的纸。每写完一段,就到打字店去打一段,如此反复,一封信写了20多天才完。

巧的是,这封信打印出来是14页A4纸,和他创办名人山庄的14年的数字一样。“呵,一页纸代表着一年的经历啊!”邢诒前笑称。在信里,邢诒前把自己和中国第一个完全由私人投资创办的自然保护区的起起落落、现状、海南省领导对名人山庄的关爱、把自己这么多年的感受真情倾诉。

在邢诒前的信中看到这样的一些话:

“回首我走过的路,崎岖之中自有辉煌印记,那早在10年前就被召唤回来了的千千万万只鸟儿和保护完好的一个个多样性乡村森林,带动和激活的生态经济,还有建设起来的白鹭湖38个文明生态村连片示范区,这无疑是创办自然保护区成功的见证,保护区正跨入第三个里程碑”;

“港府所推行的环保事业,对名人山鸟类自然保护区的社会能量和我个人的贡献力是否可以这样认同:名人山鸟类自然保护区是一名香港人在内地创办,它不仅是中国民间环保力量和内地政府职能的最好结合体,还是港人在内地推行环保事业的一份贡献力,这样认同,就会产生更大的社会效应,同时,保护区的命运和我个人的命运也就是‘同一个天、同一片海、同一块地’上的人们所共同的命运了。”

“为了心中的环保使命,我在山野乡村‘王婆卖瓜’,自卖自夸了十多年,为了传播理念,我受聘于省市、机关、学校介绍创建模式、经验,给我授予诸多头衔光环,被叫起了“邢教授”。然而,讲台上的尊贵永远无法抵消现实中的卑微,头上的光环,一刻也不能遮掩生活的窘迫,时不时要受一些人轻蔑的眼神甚至嘲弄的笑谑,而最可怕的是,因自身经济极度拮据,保护区早已从原来的强势保护渐滑到弱势保护......人世间的冷暖、是非、曲直无不让我难以得到丝毫的喘息。或许这就是‘一贫如洗’的亿万富翁所必须面对的真正生活吧。”

邢诒前还在信中表达了自己的一个心愿,由海南省政府资助在保护区中建设的“愚公楼”,相信很快就会建好。如果建好后,他将在大楼前升起两面旗,一面是国旗,一面是香港特别行政区区旗,他希望这面区旗是曾荫权行政长官亲自赠送的。为保险寄了两次给香港的信约一个月后收到曾荫权回信

因为保护区的事情很多,9月27日和10月11日,邢诒前先后两次托朋友将信带到文城寄出。一封寄给香港环境保护协会,希望通过协会将信转交。另一封则直接寄给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曾荫权。邢诒前认为,这样做曾荫权先生收到信的几率比较大。他还特地通过香港的朋友确认了收信人的具体地址。

等待回信的日子里,邢诒前的心情五味杂陈。

收到回信却有些戏剧性。11月18日早晨,一位老工人给他打来:“老板,你有几封信在我这里,有一封好像还是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寄来的。”刚好下下午,帮他寄信的那位朋友的儿子要到保护区来,结果是父亲帮邢诒前将信寄给曾荫权行政长官,其儿子将曾荫权行政长官的回信送到邢诒前手中。

:当时您是怀着怎样的心情盼望着回信的?

邢诒前:心情很矛盾的,说不清。一方面,我相信曾荫权先生会给我回信的

海南环保第一人接到曾荫权回信的故事

,我有预感。同时又觉得,其实有没有回信并不重要的,重要的是我可以以这样的方式对自己这些年来做的事情、走过的路好好地总结和思考。

:收到了回信后,您现在的心情又如何?

邢诒前:当然很兴奋,很感动,感觉又有了支持下去的力量。把名人山的鸟和树保护起来我做到了,创建连片文明生态村也实现了,我第三个目标是利用和整合保护区良好的生态环境和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推奉“共护、共营、共享”的宗旨,取更大的经济效应、社会效应和生态效应。这封信可以让我实施保护区第三个梦想的信念更坚定了。

:除了您所从事的环保事业外,这封信对您的家庭或其他方面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邢诒前:我想我的经历很多人都知道了。实话告诉你吧,因为我现在的窘境,妻子和三个孩子在香港每个月1.5至2万元的家庭开支开始难以为继,一年多以前我已经把香港的房子卖掉,钱也花完了,现在我妻子已带孩子回海南来了。曾荫权先生的回信告诉我说已将我申请公屋的事转房屋署处理,这两天香港房屋署给我来电,让我回香港办理有关手续,我29日就要回香港了。还有一点,这封信可以证明给很多人看,我不是疯子。

就在采访时,邢诒前的老婆忙着去接三个孩子,谈到回信,她只说了一句“有了房子,孩子们就可以回香港上学了”,能让孩子回香港去接受教育,是这个文昌籍的香港女人现在唯一的希望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