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环保新闻

3道防线确保污染水不进水厂

发布时间:2018-09-07 16:06:09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3道防线确保污染水不进水厂

3道防线确保污染水不进水厂

针对上游渠道可能发生的突发性污染事件,北京市专门构筑了“三道防线”,并建设相应的水质监测预警设施。

其中,当河北来水水质出现问题时,启用第一道防线,关闭总干渠北拒马河暗渠进口节制闸,开启退水闸,将来水排入拒马河内,保证问题水“不进京”。如果永定河以西的水质突发问题,则关闭永定河倒虹吸进口闸,将来水排入滞洪水库或永定河,确保问题水“不进城”。第三道防线则是当水厂取水口前水质发现问题时,停止取水,让问题水“不进厂”。

此外,密云县对51条中小河道进行了清淤、清障疏浚,进一步推进水库一级区及上游河道两侧村庄垃圾分类工作,避免污染物流入库区。

密云水库还实施了“刷缸工程”,库区海拔148米以下全部退出种植,海拔155米以内的实行全封闭管理。

地下管涵输水防止污染入侵

采用地下管涵输水,能更有效地避免沿途污染,为水质安全防护创造了有利条件。在西四环暗涵,工作人员下去检修都要经过重重“关卡”:首先是一道把守严格的栅栏门,进门后打开水泥墩儿上的井盖,往井下走约2米,便是一间约10平米的检查井工作平台,在这里设置着一些检测仪器。不过,这个平台距离管涵其实还很远,打开工作平台上的一个井盖,再往下走约8米深,方能最终进入输水管涵里面。这样周密的设计使得江水被“密封”起来,提升安全性。

除了对暗涵的保护,在大宁调蓄水库、团城湖明渠等江水见天的区域,道路上专门设置了岗哨,防止无关人员、车辆靠近。

团城湖明渠是南水北调中线干线北京段唯一的一段明渠,位于海淀区船营村西,长885米。“我们在这座桥的两侧都设立了保安,多班倒,每天24小时值守,没有专门的车证绝对不让通过,就算我们内部的人也不能私自进入管理区。”工作人员说。

首次引入第三方机构监测水质

除这些保护措施外,北京还会对水质实时监测、定期检测。

此前,北京自来水水质的监测一直由北京自来水集团内的监测机构负责。日前,从市水务局了解到,该局于近期与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确定了供水水质监测工作协作机制。这是北京首次引入第三方水质监测机构。

根据双方确立的工作机制,中科院生态中心将对全市各供水企业的水质进行定期检测,市水务局将通过站公布水质检测结果。

小鱼当“监督员”水质异常立即预警

人的肠胃会出现水土不服的现象,水管也一样。南水北调水源地丹江口水库的水,其浊度、藻类、嗅味等数据指标有些与北京现有水源略有差异,北京现有的供水管线能否适应?水厂现有的处理工艺需要如何调整?

截老管道模拟治疗“水土不服”

2011年,北京自来水集团在丹江口水库边建起一座“微型水厂”,用江水与北京自来水厂的制水工艺和管来做试验。

“微型水厂”全部使用面积仅有约400平方米,但在这个迷你的空间里,浓缩了地表水“来水-制水-配水”的全部处理及检测过程,将北京在用地表水厂的所有工艺完整模拟了一遍。

在水源切换过程中,容易出现供水管内的沉积物被“咬蚀”下来的情况,影响水质。为此,自来水集团决定从翠微西里、马甸南里等北京城区多条地下在役管线中分别截取一段,运到丹江口的“微型水厂”进行测试。

北京自来水集团水质监测中心总工程师顾军农说,挖管线需要破路,为了尽量不影响交通,往往选择在深夜进行。接下来要克服的就是时间紧的问题,从运输到安装完毕,只有一周时间。“因为在空气中多暴露一天,管线内部形成的垢层就有可能发生变化,赶时间才能使实验结果更准确。”

运输途中,他们给管线裹上厚厚的防震膜,防止因为颠簸造成管道内部垢层被震掉。运至实验基地后,研究人员们又担心让施工队去安装可能破坏垢层,便决定亲自上阵。几名研究人员自己扛着沉重的管道,轻拿轻放,将管线搭建完成。

水厂建成,测试开始,江水被送入微型水厂的管道,停留若干个小时后再放出来,通过与管道长时间接触反应,检测水质状况。经过一系列的测试,工作人员开始一起寻找最适合北京各大水厂的个性化方案。

与此同时,北京自来水集团还对北京城区现有供水管进行评估,对部分需要改造的管,使用除锈喷涂技术除掉管中的沉积物,并给管内壁喷上一层达到食品级标准的涂料,进一步保证水质的安全稳定。

多道工序 江水调出“北京味儿”

作为进入千家万户水管前的最后一道防线,水厂对于来水的处理至关重要。郭公庄水厂是专门为迎接南水北调江水而建立的水厂,也是北京南部唯一的主力水厂。

江水进入水厂后,首先进入的是格栅间。在这里,水中直径超过1厘米的杂质会被滤除在外,随后,经过第一层过滤的水通过提升泵房到达预臭氧接触池,再进入机械加速澄清池。

顾名思义,澄清池主要是去除水中的悬浮颗粒物,使水进一步澄清。它由12个水泥结构的碗状池构成,每个碗直径29米、深8米。江水在“碗”里进行混凝、沉淀,让杂质沉淀下去,清水提升上来。

从“大碗”流出之后,江水继续接受下一轮“治疗”,通过主臭氧接触池后进入共24组的炭砂滤池,每个滤池的滤板上都铺有1.2米厚的石英砂和0.6米厚的活性炭,这些石英砂、活性炭负责进一步吸附和过滤水中的有机物以及难以沉淀的杂质,从而去除水中的色、味,确保江水调出的是“北京味儿”。“整个水厂共需使用8000吨石英砂和720吨活性炭。”

据介绍,目前丹江口水库水质与密云水库相当,但为了预防长途明渠输水可能带来的原水水质风险,郭公庄水厂在处理工艺上预留了较大的处理余量,可以应对各种水质问题。

人工取样 每周检测保水质纯净

为了确保让市民喝上放心水,北京市南水北调办水质监测中心共设立了20处人工取样地点,对江水进行监测,同时每周检测一次,水质异常时加密检测。这些取样地点覆盖了市内南水北调工程大宁调蓄水库、调节池、分水口等重要节点。

取样时,工作人员全程不能用手接触到水样,保证水样的“纯净”。在团城湖明渠,工作人员站在一座桥上

3道防线确保污染水不进水厂

,将一个拴着绳子的量筒用绳子降入水中,灌水后拉起来,将量筒底下的一个接口插上水管,将量筒内的水经过水管倒入一个瓶中,密封后放入包中。

随后,水样会在当天被送回水质监测中心的实验室,对各项指标进行检测。

不过,即使是专业的实验室,一些水质指标也无法全部涵盖。因此在大宁调压池,还引用了水质安全生物预警系统,饲养青鳉鱼作为“水质监督员”。

青鳉鱼对水质、环境变化特别敏感,被检测的水流入小鱼池,一旦水质有细微变化,小鱼的游动、呼吸、摆动等行为就会出现异常,监控小鱼的生物传感器就会及时报警,实现24小时实时监测。

在水质监测系统中,三四条小鱼的生活“房间”只有一个水杯大小。而为了避免小鱼对水源产生适应性,监测人员每个月需更换一批鱼苗,被换下的鱼苗可“轮休再上岗”或“退役”。

目前,大宁调压池的青鳉鱼还未投入使用。但在此前京石段应急供水工程启用后,河北水进京初期,小鱼“监督员”曾发挥过作用。

据媒体报道,河北水和北京水的水质不同,且新铺设的地下管线存留部分粉尘。当河北水进京时,当时负责检测的小鱼们游动速度放缓,系统发出警报,直接传送至监测人员的上。相关监控部门立即采集水样,经检测后,该段时间引进的河北水最终被用作冲刷管道的绿化用水。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