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环保项目

外媒专家各显神通献计献策治理北京雾霾

发布时间:2018-08-05 18:59:06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外媒:专家各显神通献计献策治理北京雾霾

英国《卫报》站12月16日发表作者奥利弗·温赖特的文章《深入北京空气灾难—一个因污染而“几乎不适合居住”的城市》。作者称,眼前的场景仿佛出自某部科幻电影:生活似乎一切如常,但只有一个明显的区别让你意识到自己是在另一颗星球上,或是在遥远的未来。

在北京郊区,孩子们正在上体育课。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只是我们熟悉的运动场上方有一个巨大的充气大棚。

作者说,北京英国学校体育主任特拉维斯·沃什科告诉他:“小小的区别在于你去上课的路上需要经过一个压力舱。但孩子们很喜欢,家长也能放下心来,觉得可以让小孩在安全的环境中玩耍。”

一旦来到真正的室外,你就能理解这个大棚的用意了。空气中悬浮着一层灰雾,将周围的一切笼罩在朦胧当中,就连街对面的建筑物也变得模糊不清。

文章称,纸质口罩在北京流行了很长一段时间,但现在,带有滤罐的“重型口罩”(你在清理石棉建材时会佩戴的那种口罩)也常常出现在大街上。空气不好的时候,自行车道上空无一人,人们要么待在家里,要么跑到有空气净化设施的封闭式商场里。貌似中国首都的2100多万居民正在参加一场全市规模的演习,看看应该如何在一颗不适合居住的星球上生活。可这不是一场演习:毒空气已经来了。

作者说,沃什科的妻子妮科尔对他说:“所有家长都在说污染的事。越来越多在中国生活的英国人为了孩子健康离开了中国。所以,如果其他学校安装了大棚,我们就必须有一个。”无毒的学习环境恐怕是家长的基本要求,尤其当你需要每年交两万英镑学费的时候。

北京英国学校近期全面升级了空气过滤系统,就像要应对大气灾难一样。他们在门的上方安装了新的风帘机,加装了近两百台吸顶式空气净化器,作为每间教室里的立式净化器的补充。窗户必须始终紧闭,学生必须遵守严格的空气安全守则。如果空气质量指数达到180(由学校各处的探测器负责监测,最高值为500),学前班必须在室内上课。对小学生来说是200,最高年级的学生是250。只要高于300,外出活动就全部取消。

特拉维斯·沃什科说:“过去我们经常取消体育活动,孩子们在室内待了太长时间,都要得幽闭症了。现在有了大棚,全年都是好天气。”

作者说,无论对在华英国人还是中国当地人而言,空气质量指数都成了每天的全民话题。空气质量应用程序成了每一部智能的标准配置。中国的微博和亲子论坛总在没完没了讨论哪种空气净化器最好(单单去年一年,顶尖品牌的销量就增加了两倍),讨论去福建、海南、西藏之类“空气清新的目的地”度假。

今年北京马拉松赛举办当天,空气质量指数突破了400。许多人跑了一两公里就退出了比赛,他们的口罩已经被染成了灰色。有人说感觉像在篝火的烟尘里跑步。随着这样危险的天气变得越来越频繁,人们自然而然希望外国企业向愿意到中国首都工作的人支付高达20%或30%的“艰苦地区补助”。

作者说,当他2003年第一次来到北京,以志愿者身份担任英语老师的时候,他的学生告诉他,这里的空气没有伦敦差。他们会说“我们知道你们那里的‘豌豆汤’(伦敦的黄色浓雾—本注)”,脑子里想像着狄更斯时代那个阴郁的英格兰,一边快乐地无视教室窗外灰蒙蒙的天空(当时这种天气主要由沙尘暴而非燃煤发电厂引起)。十年后,原来那些学生对此类问题再了解不过了。

李玉彤(音)在澳大利亚念过几年书,后来去香港工作,近期回到了北京。作者说,小李对他说:“我们以前从来没有遇到这样差的天气。我以前喜欢在外面踢球跑步,但现在再也不行了。学校里的学生现在似乎更容易生病—而且比以前胖很多,因为不去外面玩。”

为应对越来越大的压力,政府推出了一系列新法规,提高了对污染环境行为的处罚力度,并试图关闭高碳排量工厂。但几乎没有迹象表明这些措施收到了成效。

绿色和平组织东亚分部空气污染问题负责人张凯(音)说:“为监督这些工厂,当地官员应该亲自到现场进行检查。但他们根本没有能力做到这一点,而且现有政策都无法有效惩罚污染工厂。”

报道称,全国性“空气灾难”催生了千奇百怪的解决方案。在被世卫组织列为中国空气最差城市的兰州,有官员提议在周边山地中挖掘巨型山沟,用来积蓄肮脏的空气。不过,导致兰州空气质量较差的因素与其说是燃煤和汽车尾气,还不如说是当地人用炸药炸山的习惯。已有700多座山头被炸平,用于城市开发,所以炸出一条深沟只会使问题更加严重。

作者称,北京方面的其他建议则更具未来主义色彩。环境学家俞绍才建议在高楼楼顶安装喷水口,尝试将空气里的雾霾颗粒“冲掉”。他在《环境化学通讯》上撰文指出,大部分城市空气污染的影响范围都在100米以下,所以从更高的城市建筑物实施人工喷洒可以覆盖这一范围。这位“湿沉降”(有关雨水清洁空气颗粒物的原理)专家认为自己已经厘清个中原理,主要难点仅仅是“设计出特定喷洒系统,要能喷出雨滴大小的水珠,确保对空气污染的净化效果达到最佳”

外媒专家各显神通献计献策治理北京雾霾

事实上,高层一直将湿沉降视为可能的解决方案。中国气象局去年就下发文件,模棱两可地宣布说,到2015年所有地方官员将可以通过人工降雨来清除雾霾。据美国《华盛顿邮报》报道,或许这一构想距离现实并不遥远:由于长期缺水,中国自上世纪50年代以来就下大力气发展人工降雨。全国目前拥有7000门播云炮、7000台可以发射化学品火箭弹的发射器和50多架造雨飞机,涉及人员超过5万名。他们准备向天气发动全面战争。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另一类建议则旨在改变普通百姓的环境观。一些人希望通过艺术的形式提高公众对雾霾的关注度,敦促政府拿出更多行动。英国艺术家马特·霍普设计了一辆“会呼吸的自行车”。当你踩动脚踏板时,自行车会通过一个自制装置过滤空气,并将净化后的空气通过皮管导入一个飞行员头盔内。骑着这样的自行车在胡同里转悠,霍普肯定吸引了不少欢乐的目光。

他说:“这是一辆具有启发性的原型车。它很原始,烧煤也很原始。这是为解决一个荒唐问题故意制定出的荒唐的解决方案。”

作者称,另一位有胆量的荷兰设计师认为自己有能力把污染变成一种能挣钱的商品。过去几个月里,达恩·罗塞加德一直在会晤北京市领导,推销自己的“电子真空吸尘器”计划,打算在市内各大公园安装这种装置,吸入空气中的雾霾颗粒。这主意听起来可能不太靠谱,但罗塞加德声称他的实用原型机应该会在明年夏天完成。

这位肩负重要使命的设计师用兴奋而急促的语速说道:“我希望跳出统计数据和惯常的纸上讨论。如果你能创造出一个比城市其他地方干净75%的地方,你就创造出了督促人们去清洁整个城市的巨大动力。”

与荷兰代尔夫特理工大学的科学家进行合作研究后,罗塞加德建议在地下埋设铜线圈,通过由此产生的静电场吸引雾霾颗粒,圈上方制造出一个清洁的圆环区域。罗塞加德说:“这与静电吸引头发的原理差不多。我们使雾霾颗粒带电,把它们吸到地面上来。”

作者称,罗塞加德还对他说:“我们打算把灰尘变成钻石。我们将把1立方千米的雾霾压缩成1立方毫米的碳晶体—做成类似于戒指上的钻石那种样子。罗塞加德认为,购买一颗雾霾戒指就相当于为城市捐献了一大块清洁空间。

“我喜欢的想法是,我们可以把一个问题转化成一件美好的事物。这当然不是一种切实的解决方案,但我希望雾霾珠宝会促使人们去讨论这个问题—而且当他们看到公园上空出现环形的清洁空间时,他们会希望整个城市都有干净的空气。”

北京人上月有了个看到澄净蓝天的机会,于是不满就变得更多了。为迎接重要的亚太经合组织峰会,不可思议的好天气被呈现在了各国政要面前。北京市采取了自2008年奥运会以来从未有过的严厉措施,相关区域从会议开幕前一周就封锁起来,以确保天气情况良好。北京周边125英里范围内的工厂都暂时停工,半数小汽车禁止上路,学校停课,公共部门的工作人员必须休假。

由此很快产生了一个络用语:“APEC蓝”。

一名微博用户写道:“不是天蓝,不是海蓝。不是普鲁士蓝,不是蒂芙尼蓝。几年前是奥运蓝,现在是APEC蓝。”这个词很快被用来指代那些人为制造且转瞬即逝的美好事物,往往好得让你难以置信。比如上有这样的段子:“他没那么喜欢你,他只是‘APEC蓝’!”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