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绿色生活

我国须重塑能源安全观

发布时间:2019-01-30 22:49:10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我国须重塑能源安全观

能源不仅是汽油、热量,能源的利用使我们生活中吃、穿、住、行的一切成为可能,能源更关系着一个国家的经济安全,乃至影响着整个世界的政治格局。

随着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能源需求呈现出总量规模大、增长速度慢、环境成本低等新特点。如何多维度看待能源安全,加快建设适应新常态的能源供应能力,为推动能源生产与消费革命提供参考,在与会专家中刮起头脑风暴。

30年来,伴随中国经济的发展走向,我国能源消费从1980年的逾6亿吨标准煤增长到2010年的32.5亿吨标准煤,年均增长5.8%。

随着我国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这条陡直上升的曲线,开始变得平缓。据预测,未来20年,我国能源消费总量的年均增幅将出现明显回落,但需求总量仍将持续增长,2020年能源消费总量或达到50亿吨标准煤。

一个重大命题是,经济新常态下能源需求的变化,需要重塑新的能源安全理念。正如中国工程院原副院长、院士杜祥琬所言,能源安全应由单纯的“保供给”,调整为供需安全与环境安全并重,把解决能源造成的生态环境问题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

中国能源研究会副理事长吴吟介绍,2012年,我国能源系统总效率约为36%,相当于OECD(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国家1980年代的水平。高能耗产业比重大、浪费严重及能效低下等原因,导致中国单位GDP能耗高出世界先进水平40%。

专家分析,长期以来,巨大的能源消费需求使我国将保障供给作为能源安全的优先项

我国须重塑能源安全观

,这在一定程度上满足增长过快的能源需求的同时,也带来了效率低下、方式粗放等“并发症”。

打破“粗放供给以满足过快增长的需求”的习惯思维,转而以生态效益作为评价能源安全的重要参数。“如果我们获得了足够的能源,但是对生态环境产生负面效应,最终影响经济社会发展的可持续性,那也难言能源安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张军扩表示。

“新的能源安全观需要由原来的‘能源供应安全’,调整到供需平衡,即科学供给满足合理需求。”杜祥琬说。

以创新增加能源供应中的“绿色因子”

专家指出,我国高碳能源偏重的能源消费结构亟待改善,增加能源供应中的“绿色因子”。目前,我国化石能源消费占比在90%以上,其中2/3是煤炭。

《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年)》已勾画了远景目标:到202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达到15%,天然气比重达到10%以上,煤炭消费比重控制在62%以内。

国家能源委专家咨询委员会主任张国宝坦陈,要客观认识我国能源消费现状,将清洁发展压力转化为能源结构调整动力,以努力实现发展目标。

“‘十三五’期间,能源消费年增速很可能低于3%,但仍应保持节能降耗高压态势,制定较高的节能降耗目标,用相应的经济手段控制能源消费总量。”中国能源研究会常务副理事长周大地分析,“能源发展将从数量扩张为主转变为结构调整和改善质量为主,绿色低碳发展是国际能源发展的方向。未来,生态环境约束将成为能源投资建设的实质性‘红线’,推动能源转轨。”

世界能源领域专家、剑桥能源创始人丹尼尔·耶金曾预言:能源重塑世界。实际上,能源的世界也正在被重塑。

祖克曼的《页岩革命》中,美国几个执拗的能源“个体户”,通过水力压裂致密岩石的方法,发动了一场新能源革命。短短几年时间里,解决了美国依赖进口能源的问题,也引发了有关全球环保的新争论。

新能源、新技术正呈星火燎原之势,能源领域的创新同样成为我国能源安全的长远保障。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所长韩文科指出,在未来能源领域,非常规油气及深海油气勘探开发、煤炭清洁高效利用、分布式能源、智能电、新一代核电、先进可再生能源、节能节水、储能及基础材料等领域将是重点创新领域,需着重关注。

油价持续大跌会让新能源感冒吗

当新能源发展势头愈燃愈旺之时,国际原油价格的持续下跌,会否为新能源兜头浇下一盆冷水?

2014年的11月,对于国际能源而言,原油价格的暴跌成为最重要的事件。仅仅一个月时间,国际原油价格就下跌25%。11月27日石油输出国组织宣布放弃“减产保价”,至11月28日,美国西得克萨斯轻质原油(WTI)价格与26日收盘价相比,暴跌近10%,跌破67美元/桶,创5年新低。

令人不可忽视的是,可再生能源的兴衰,实际上和油价波动息息相关。新能源经贸观察人士刘丰分析,时下的原油价格大跌,也有人提出可能会影响光伏、风电等新能源发展的警告。“毕竟,由于技术的制约,这些新能源的价格还是偏高。大量新能源的接入,也会对现有的能源系统稳定与安全产生影响。”

中国石油大学(北京)工商管理学院教授刘毅军认为,这种影响要从更长的时间来分析判断,因为产能的形成与整体的需求有关,油价的长期价格才会影响投资,短期会影响市场。“如果国际油价在一两年的长期时间里,低于90美元,那可能会对新能源市场造成影响了。”

分析油价下跌的原因,刘毅军说,这其中除了外围经济形势的影响,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是美国非常规资源,“美国的非常规油气资源开发是有成本的,其产能的释放到一定程度会加以收缩,油价的回升最终也会有赖于全球经济的回升,这些都需要一个长期的时间来观察。”

标签: